2018世界杯 >记者直击 >正文

记者手记:在俄罗斯卧铺车上 听当地人聊他们的工资和不满

来源: 赛场速递

凤凰网体育讯 从莫斯科到喀山,12个小时的火车,几个小时后,喀山将迎接巴西和比利时的1/4决赛,大批“旗帜鲜明”的巴西球迷涌上车厢。四个人住在一个车厢,和国内火车的软卧相似。世

凤凰网体育讯 从莫斯科到喀山,12个小时的火车,几个小时后,喀山将迎接巴西和比利时的1/4决赛,大批“旗帜鲜明”的巴西球迷涌上车厢。

四个人住在一个车厢,和国内火车的软卧相似。世界杯期间,一列列红色的长途列车在莫斯科和喀山间迎来送往了各地球迷,也见证了不少德国球迷的落寞和眼泪。德国队的告别战正是在喀山进行,那是小组赛的最后一轮,德国队0-2输给韩国队,排名小组垫底,世界杯参赛80年的历史上首次无缘淘汰赛。那场比赛后,喀山的百科词条上多了一项悲情的释义——喀山惨案。

“哐当哐当……”火车在还没有暗下的天色中向前行驶着,带着新的来客见证新的历史。

长途火车的车厢善于制造各种缘分,不时也令人战战兢兢。前几天,一位中国同行在车厢里,睡眠中钱包和手机不翼而飞,后来在车厢的垃圾桶里捡回了手机,钱包怎么也找不到了。这给独自出行的中国记者和球迷都提了醒,在车厢里要小心,即使你在睡觉。

隔壁床铺的主人走进来时,我们两人相视一笑。她是一位在喀山生活和工作的俄罗斯人,在喀山的一家跨国银行工作,几天前到莫斯科出差,因为世界杯期间机票价格高到“令人疯狂”,她选择了火车往返。平日里莫斯科到喀山的往返机票合人民币700元左右,随着比赛临近,往返票价已超过4000元。

“Speak English(能讲英文吗)?”我们的交流从她的这句提问开始。

在俄罗斯,能说英语的人并不多,她告诉我,在不同的学校,俄罗斯的孩子学习的是不同语种,与中国不同,英语并不是主流的第一外语,除了英文,很多孩子从小学习法语、中文或者德语。“如果你向年轻人问路,她听不懂英语的话,应该是会说法语或者德语的。”

我们聊起世界杯,她说她对足球并不感兴趣,之前去现场看过球赛,有好多人在大喊,在骂人,她并不喜欢那种吵闹的氛围。即便聊起俄罗斯通过点球大战把西班牙送回家,她也不怎么在意,她更喜欢放着音乐,和朋友聚会,跳跳舞,喝喝酒,弹弹钢琴。

聊起暴涨的俄罗斯机票价格,她的双手向两侧一摊,“这太贵了,相当于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我们顺带着聊到了两个国家普遍的员工收入。

“你说俄罗斯吗?不同城市的人收入差别挺大的。”她想了一下告诉我,“比如在莫斯科,平均收入应该是全国最高的,差不多6、7万卢布(合人民币6、7千)。喀山就少一些了,大概4万(人民币4000元)多?”

“金融行业收入应该很可观吧?”

她听完这个问题,大笑起来,“我只能说,我是拉高了喀山平均收入的那部分,哈哈哈!”

莫斯科的日常消费和北京差不多,或者略微低一点儿,超市里的黄瓜每公斤卖4-8元,面包2元钱到10元钱不等,餐馆里的菜一般在3、4十元,如果用规范的叫车软件,3公里内的路程10块钱上下。不过俄罗斯出租车不打表也是出了名的,停在路边候客的出租车,会为是否加五块钱和乘客争上三五分钟。

有一次一位中国球迷使用了叫车软件,接单司机按定位找不到乘客,兜兜转转绕了20分钟,下车时这位球迷给了现金,示意多出来的20元不用找了,这位年轻的司机用翻译软件问他:“你在中国是非常有钱的人吗?” 

继续回到车厢里的故事。睡前她点了一杯咖啡,问我要不要来一杯。我们捧着咖啡对面而坐,我问她,“看新闻说一些俄罗斯人对社会现状不是很满意,不愿意政府办世界杯,是这样吗?”

“的确,不是每个俄罗斯人都欢迎世界杯来这里的。这两年经济不是很好,很多人还是希望自己的收入能高一点,生活能更好一些,而不是国家把钱花在世界杯上。”

“不过,你要知道,每个国家的人对自己国家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不满的,在中国也是吧?”她再次哈哈笑起来,门外传来了巴西球迷熟悉的歌声。(刘璐莎发自喀山)

[责任编辑:闫小龙]

责任编辑:闫小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排名
  • 球队
  • 积分
  • 排名
  • 球员
  • 球队
  • 进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