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独家评论:这些你看不到的进步,才是法国夺冠的奥秘


来源:凤凰网体育

凤凰网体育特邀评论员:文/朱渊(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国际事务顾问)我至今仍记得我的第一次荒诞巴黎之行:一位家住巴黎市区的法国朋友,极力邀请我去他家住,以省下高得离谱的酒店费用。我以为他热情好客,家住豪宅

文/朱渊(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国际事务顾问)

我至今仍记得我的第一次荒诞巴黎之行:一位家住巴黎市区的法国朋友,极力邀请我去他家住,以省下高得离谱的酒店费用。我以为他热情好客,家住豪宅——至少是电影中能看到埃菲尔铁塔的那种。现实是,我睡在一张简陋的沙发上,家里最宽敞的地方是阳台。周六早上,我还要早早起床,和朋友轮流当司机,将他儿子送到巴黎市郊的综合运动馆去踢球。

巴黎的市郊和市区完全不同,大量破旧拥挤的公寓楼让人仿佛置身于80年代的香港深水埗。朋友儿子的球队和对手像个小型联合国:有黑人、白人、混血和极少数亚裔。教练都是经过法国足协考核的持证人士,像模像样地在边线传达战术指令,家长们则被圈在围栏后,被要求尽量保持安静。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些孩子踢得棒极了!

与克罗地亚踢决赛的法国队员中,有将近一半来自巴黎和里昂的市郊。姆巴佩、博格巴、坎特和马图伊迪都是巴黎郊区人;主力中卫乌姆蒂蒂,替补出场的费基尔、托利索则成长于里昂市郊。当然,也并非所有球员都出身贫寒:门将雨果·洛里就出生于尼斯,父亲是一名加泰罗尼亚银行家,母亲是律师并希望他打网球。

前两天我读到一个有趣的观点:一旦法国队赢得冠军,巴黎圣日耳曼将成为最大赢家——因为大巴黎区是全球最顶尖的足球人才库。

本届世界杯上共有15名巴黎出生的球员,其中7人代表法国出战,剩下8人散布在塞内加尔、摩洛哥、突尼斯和葡萄牙各为其主。过去五届世界杯中,共有60名巴黎出生的球员。布宜诺斯艾利斯贡献50人,屈居第二。如果算上那些没能在今年世界杯中登场的巴黎人球星,这个数字将无疑更多,比如代表阿尔及利亚出战的马赫雷斯。他出生于巴黎市郊的萨尔塞尔区,刚以6000万英镑从莱斯特转会至曼城。

一些哗众取宠的媒体会说这些黑人或混血球员不是法国人,而是非洲人。这番言论,竟然还得到了两方人马的呼应:一方是非洲人,他们需要用这些祖籍非洲的球员来填补心中对胜利的缺失;另一方则是不怀好意的社会极右翼分子,比如国民阵线领导人让-玛利·勒庞。

一次勒庞抱怨黑人球员,法国队的传奇边后卫图拉姆反唇相讥:“我压根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我不光是黑人,我是法国人。”

无法否认,同样作为非洲裔,法国球员比非洲球员优秀得多。归根结底,还是法国足球体系在发挥作用。

尽管大部分法国市郊,不至于被称作犯罪集散地,但确实算不上什么好地方。姆巴佩的家乡邦迪,距离巴黎富人区仅有一辆公交车的距离,但那里看起来就像有人把一座苏联小镇压扁后随意扔到法国古老乡村一样。老教堂还在,但邦迪主要建筑就是廉价快餐店和上世纪60年代的老公房——其中一幢老公房外,还绘有大幅姆巴佩肖像壁画。

当地孩子基本上没有其他的娱乐方式。博格巴说:“在市郊,我们只有足球。无论在学校还是社区,每个人都踢球。那些游手好闲的孩子们,会因为踢球而有事可做,而且不至于闷在家里做傻事。”

这些孩子的父母,基本没有其他改善生活的途径,所以一心想着让自己的儿子们成为职业球员。博格巴的父亲,一名几内亚移民,每次都把足球充得和石头一样硬,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有助于孩子们提高射门能力——三个儿子日后都成为了职业球员。

孩子们的天赋而后的法国体系中得到锤炼。每个市郊都有国家赞助的体育俱乐部,其中都配备有资质的教练员。其核心价值是培养优秀球员,而非赢得青年队比赛。作为邦迪青年队教练,父亲总会让姆巴佩和比自己大两岁的孩子同场竞技,因为这样他的水平提升得更快。尽管他深知,让儿子和同龄人一起踢球,会为球队赢得更多奖杯。

最优秀的孩子们被送至法国足协的精英集训中心,克莱枫丹,并接受欧洲各大俱乐部的观察和挑选。几乎每周都会有大批的球探在学院周围闲逛。顺便提一句,曼联球探就曾认真考察过16岁的姆巴佩,但当时的球队主帅范加尔拒绝了他们的推荐。

比利时足球从法国汲取了先进知识,他们将自己的克莱枫丹设在了布鲁塞尔。光安德莱赫特(全名为布鲁塞尔·安德莱赫特)这一支俱乐部,就贡献了本届世界杯上比利时队35%的球员。但这批比利时的黄金一代,在半决赛中被法国队击败。

如今法国队如愿捧得大力神杯,不仅让非洲移民们看见了改变命运的曙光,更是对法国整个足球培养体系的一次重大肯定!

(凤凰网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闫小龙 PS030]

责任编辑:闫小龙 PS03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2018世界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